首页 > 资讯热点 正文
张羽 张虎小说《我在超能世界做科普》全文阅读

时间:2022-06-09 10:18:39作者:小黑

小说:我在超能世界做科普

小说:都市

作者:泛舟岩上青松下

角色:张羽 张虎

简介:“张羽,赶紧想办法,有两个异能者又造成了大动静。”“不慌,不慌,看我的忽悠大法,绝对能用科学解释通。”“张羽,又有人在传播异能的消息。”“走,跟我去直播打假,要让人们相信科学。”作为一个异能者,张羽的任务就是呼吁人不要相信什么异能的存在,要相信科学。直到某一天,天空上裂开了一个大缝。民众:我们相信张专家,张专家,赶紧出来解释解释啊。张羽:你们杀了我吧,这事你让我怎么圆过去?

《我在超能世界做科普》免费阅读

黑暗的屋中,没有一丝光亮,就好像屋中没有人存在一般。

但屋中急促的喘息声,却表露了此刻屋中之人的情绪。

张羽有点想哭,自己好像穿越了。

张羽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按照脑海中的记忆,自己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打开了前尘之谜。

那就好像一个梦,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生活了很久。

现在脑海中,两种记忆交织,让张羽心情有点复杂。

其实这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

自己多了一个人另一个世界的记忆,能不高兴吗。

但还不等张羽高兴,下一刻传来的敲门声,以及查水表的声音,让张羽心中惶恐。

查水表,很普通的一件事,但在现在,尤其是自己刚刚融合记忆,张羽猜测自己是被盯上了。

要知道,多少道友就是倒在了这三个字之下。

难道现在轮到自己了吗?

咚咚咚。

敲门声愈发急促,张羽也是心跳随着敲门声咚咚的跳着。

“屋里有人吗,我们是物业的,上门查水表。”

“屋里没人。”

张羽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张羽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干了什么傻事。

自己这心里想着事情,紧张之下嘴上就会脱口的臭毛病,怎么都这个时候了,还没改。

张羽真想狠狠地给自己一个巴掌,自己这是脑子抽了,屋里没人是谁在说话,难道是鹦鹉不成?

鹦鹉????

想到这里,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伴随着愈发急促的敲门声,用刚刚的语调继续说道:“屋里没人。”

连续重复了好几遍,张羽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自己可真是个大聪明啊。

很快,敲门声停止。

张羽心中一喜,自己这是应付过去了?

“头,这家难道真没人?听这个语调,好像是一只鹦鹉?”

一个雄浑的男声传来,只听声音,就能想象到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正在门外。

接下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响起:“张虎,你是不是傻,你自己感应一下,看是不是鹦鹉。”

张虎在门外,集中精神,感应了起来。

“头,是个人,这人太奸诈了,居然骗咱们,我这就破门,把他抓出来。”

张羽很慌,这要是破门了,自己还怎么躲藏啊。

还有,这两个人居然还能感应到屋中是什么情况。

这是个什么世界,太危险了吧,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可不是这样的啊。

正想往床下躲,张羽就想到了什么,停在了床边。

不行,这床下可不是什么好去处,灵异片里,躲在床下的人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现在这情况,显然这个世界不普通啊。

忽然,哐啷一声,张羽一惊,这是已经破门了?

可这声音,不像是大门被撞开的声音啊。

回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张羽有点懵了。

一双雪白的腿,从自己窗户中伸了进来,而自己的玻璃,就在刚刚的声响中直接碎了。

张羽脑袋感觉都不够用了,自己这里可是6楼啊,这一双腿,是怎么伸到自己窗户中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张羽往门外跑去,相较于这不知道是什么的双腿,还是外面两个人更安全。

最起码,门外自己能确定,是可以交流的人。

刚跑到一半,一声巨大的声响从自己大门上传来。

猛烈的风,刮过张羽的耳畔,伴随着一滴冷汗滴落,张羽浑身僵硬,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刚刚是什么从自己身边飞了过去?

看形状,好像是个门?

僵硬的抬头,就看到自己的不锈钢大门,正镶嵌在自己身后的墙上,墙体上全是裂缝。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外面这两个人好像也不是那么安全啊。

现在前有狼,后有虎,自己该怎么办?

“头,就是这个人吧,这次咱们可是快了一步。”

张虎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丝兴奋,张羽只觉得浑身恶寒。

“哼,恐怕未必,张虎,你和江蓠别想带走这个人,这是我们西厂的人了。”

一道悦耳的萝莉音传来,张羽转头,看到了一个雪白的小萝莉。

头发是白的,身上的衣服是白的,皮肤也是白的。

小萝莉扫视一圈,很快就注意到正在瑟瑟发抖的张羽。

面上不自觉露出一抹笑容,快步向着张羽走来。

但随即,另一道女声传来。

“顾天雪,你们东厂的人都是这么不讲规矩吗,这次可是我们先发现的,你要和我抢?”

显然,顾天雪就是白发小萝莉的姓名,至于女声,显然是江蓠了。

张羽向着声音处望去,一个身穿火红色连衣裙的女孩,面上带着一丝冰冷,就站在门口,看着顾天雪。

顾天雪停住脚步,声音也是十分冷冽,就好像风雪刮过一般,让人心生寒意。

“江蓠,谁说这是你们西厂先发现的,我们东厂才是最早发现的,现在,你可以走了。”

江蓠十分恼火,这顾天雪经常和自己作对,两人的仇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顾天雪也是冷眼看着江蓠,江蓠曾经从自己手中,抢走了好几个新人,是自己的劲敌,不能大意。

张羽站在两女中间,只感觉自己的身上冷汗直冒,这显然是两个有仇的碰到一起了。

还有,东厂,西厂,这不是明朝的机构吗,难道这个世界和明朝有关?

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抓住,张羽抬头,顾天雪已经是抓住自己手腕,把自己向着窗边拉去。

张羽正想要挣扎,另一只手腕也被人抓住,回头一看,正是江蓠。

张羽很悲催,这两人,把自己向着不同的两个方向拽,完全不考虑自己的想法啊。

“江蓠,你要和我抢?”

“顾天雪,你想要抢人?”

两道声音同时传来,都是十分冰冷。

感觉到自己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重。

张羽开口道:“两位,你们能不能先松开我?”

“闭嘴”

又是两道同时传来的声音。

“江蓠,你是要和我作对?”

“顾天雪,你是想打架不成?”

两女的声音越来越冰冷,就好像随时可能动手一般。

张羽不敢说话了,这要是动起手来,自己小胳膊小腿,可就遭殃了。

张羽还想要说什么,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劲。

自己的身体,怎么一边寒冷,一边又好像火烧一般?

往冷的那边看去,只见顾天雪,浑身往外冒着寒气,自己哈出来的气,在空中都能看到了。

再回头看向另一边,江蓠眼中已经出现火焰,这可不是形容,而是真的出现了火焰。

张羽张大嘴巴,这不对啊,自己只是融合了记忆,位置可还在自己家,自己所知道的世界可不是这样啊。

“火舞九天”

“雪落九天”

又是这两道声音,张羽一惊,这两人每次开口,自己可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现在,这声音,好像是招式的名字?

张羽眼前,一朵朵晶莹的雪花飘下,一道道橙红的火焰升起。

雪花和火焰相撞,全部消散于无形。

但,张羽现在可没心情欣赏这难得一见景象。

随着两人动手,自己的身体,现在是一半已经僵硬,一半已经着火。

“嗖”

一道冰箭,从自己眼前掠过。

“轰”

一个火球,擦着自己鼻尖飞过。

张羽欲哭无泪,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顾天雪,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让我走窗了,咱们是东厂,不是毛贼啊。”

随着这道声音,一个人从往外往里面爬。

爬到一半之时,看到了屋中的情况,顿时就要往回爬。

张虎赶忙上前,拉住这人。

“杜良,你干嘛去?”

杜良挣了几下,没有挣脱,哭丧着脸说道:“张虎,看在咱们之前是同事的份上,你就让我走吧。”

张虎看着老实,可又不是傻子,这时候要是杜良走了,等下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这两个女人现在已经打出了火气,看看中间张羽的惨状,张虎觉得自己还是拉住杜良更好。

眼看张虎是没打算让自己走,杜良无奈的道:“行,我不走,你松手,咱们一起过去劝劝。”

张虎没有松手,而是双手用力,把杜良拽了上来。

杜良无奈,张虎这是不相信自己的人品啊。

虽然这玩意,自己确实没有,但还是很伤心,没有两顿饭,是治不好自己的心伤的。

杜良和张虎,你推着我,我推着你,慢慢的靠近了战场。

杜良正要开口,江蓠率先开口了:“杜良,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你被顾天雪挖走,怎么,现在要帮顾天雪欺负西厂的人?”

杜良看着张虎,耸耸肩。

意思是不是我不帮忙啊,实在是我没办法开口啊。

张虎也是一脸尴尬,咬咬牙,正要说话。

顾天雪冷着声音道:“张虎,你别忘了,你可是东厂出来的,现在想要帮助西厂,欺负东厂的人不成?”

张虎到了嘴边的话,立马咽了下去。

张羽都惊呆了,这些人,这都是什么关系啊,贵圈真乱。

张羽心道:他们不能开口,我开口总没问题吧。

正要说话,就听到楼道中,高跟鞋踩踏地面的声音传来。

张羽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这声音自己实在是太熟悉了,每天都听到好多次。

这是张羽的房东,也是张羽出了孤儿院之后,遇到的一个好人,温婉姐。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