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热点 正文
《此地妖莫行》林阎 林阎曾小说阅读

时间:2022-06-09 02:27:28作者:小许

小说:此地妖莫行

小说:都市

作者:一棵冰竹

角色:林阎 林阎曾

简介:如果你遇到了似人非人的家伙,请不要慌张,不要试图激怒他。你只需要继续进行日常生活就好,会有相关人士解决该问题。如果在此期间,你听到了爆炸声,又或是感觉房屋震动,不要紧张,这是正常现象。该现象会出现二到三分钟,如果时间超过三分钟,请远离该区域。如果你突然昏迷,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不用担心,你只是有些低血糖,费用会由医院报销。最后,感谢你的配合。

《此地妖莫行》免费阅读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吗?

或者你认为什么是“妖怪”?

这个问题从很久之前就有人在探索。

有人将“妖怪”看作是那些人类难以理解的现象。

有人则把那些怪异的事物称作是“妖怪”。

也有人认为,“妖怪”就是草木还有动物所化成的精灵。

无论是哪一种,人们都未曾见过“妖怪”,对于“妖怪”也只停留在想象的层面上。

当然,我这么说也并不严谨,也许真的有人见过妖怪也说不定。

……

冬日的寒冷还未退却,春天的风便如约而至。风吹在身上,虽然不像冬日的寒风那般刺骨,但也足够吹去早晨的困意。

清晨独自一人走在路上,街道上几乎没什么人,周围的店铺有一两家开始做开店的准备,马路上也只有稀少的车辆。如果你是个学生,每当看到这幅场景,特别是你一个人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心里难免会生出一种感觉,一种不想去学校的感觉。

当然,今天并非是开学的日子,之所以会早起去学校,是为了认一下去学校的路。昨天刚到这座城市,这里的一切显得都是那么陌生,提前熟悉下道路,免得第一天上学就迟到。自己可不想因为第一天迟到,而被学校里的人记住。

这倒是有种玩RPG游戏探索地图的感觉。

什么?你说不就是去个学校吗,干嘛还要特意的踩点?普通人或许不用,但对于一个路痴来说,这是必需的。你永远不会想知道被一个路痴支配的恐惧。那种一脸自信的告诉你“放心,这地我熟”,然后把原来10分钟的路程,带你走到20分钟,然后30分钟,慢慢变成40分钟,或许比这更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你如果遇到一个虚心的路痴还好,起码你能阻止他。可如果你遇到了一个不信邪的,建议你一棒子敲晕他,不然你会被他的迷之自信困在一个走不出的循环当中。当然也并非走不出来,或许运气好,能瞎猫碰上死耗子。亦或是暗暗祈祷,看看神明会不会注意到你。

青年搓了搓手,然后又重新插进兜里。觉得自己貌似穿的有点少,明明刚出门时还没觉得有这么冷。

“欸?”青年突然感觉到有人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随后就看见有个人从自己身旁跑过去。青年摸了下口袋,又看向那人手中的东西,二话没说直接追了上去。

“现在的小偷都这么刚的吗?就直接硬抢。”这种“硬核”行为属实让青年震惊。

不知追了多久。“哈…现在的…小偷都…这么能跑吗?有这体力…不参加奥运会…可惜了…哈…累死我了。”青年跑得有些喘不过来气了,声音也略有些沙哑。还好平时有锻炼,不然的话,大概刚跑两步就得断半口气。

“不追了,休息会儿,钱包不要了,再跑下去,命就要去见阎王了。”青年并非是视钱如命的人,况且钱包里本来就没多少钱。所以丢了就丢了吧,就当破财免灾好了。

青年一边休息一边打量四周,发现这里好像是学校。他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按常理来说,小偷在偷完钱包以后,应该朝着自己的反方向跑才对,但那个小偷却朝着自己的正前方跑,而且他在偷东西时居然还被我发现了。自己的钱包被偷不下十次,每次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凭借着十几次的被偷经验,自己可以肯定这个小偷就是一个新手。

现在想想,那个小偷有点像是故意让我发现他,好让我一路追到这里,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但如果偷钱包是假,引我来此是真,那他把我引到这到底有什么目的,难不成是知道我不认路,特意帮我?

这种基本上可能性为零的事,也只是随便一想。“欸?阴天了吗?我记得今天是没雨的。”青年抬头向天上看,发现有一大坨不明物体从天上掉下来。青年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砸中了。

医院里,言秋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一份资料。

先是看了一眼病床上还在昏迷的青年,然后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资料。

“林阎,男,17岁,父母不明?由姨妈抚养,”言秋看着手中的资料自言自语,“转校十次之多,原因……打架斗殴?呵,那些人给被你打成什么样子呀,你才会被开除。被开除十多次,原因都还一样,该说你是暴力成瘾还是说你脑子丢了,或者……算了,话多遭人恨呀。”

言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放在了桌子上。“下次可要拿好了,免得被什么奇怪的家伙偷了去,虽说你听不见,但是呢……欢迎来到白耀。”

还在昏迷状态下的林阎,梦里看到很多他从来未曾见过的事物。

他仿佛看见了上帝在向他招手。

林阎:东方应该不归上帝管吧?

他仿佛看见了阎王在向他招手。

林阎:好了,你可以滚了,下一个。

阎王:???

他仿佛看见一大坨不明物体朝着自己砸了过来。

林阎从梦中惊醒,“呼…吓死我了,话说我这是在病房吗?我怎么进医院了?”马上摸着脸,然后又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身体,确认自己的零件是否完整。

“哦?你醒了。”还在处于蒙圈中的林阎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闻声看了过去,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性站在自己的床边看着自己。

“你在叫我吗?”林阎问道。

“看来除了精神上可能出现了点问题,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医生面带微笑,“你可以出院了。对了,你的医药费已经付完了。”

“什么叫精神上可能出现了点问题就基本上没问题了,这明明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还有你那关爱智障的眼神是什么鬼。”林阎在内心疯狂os。

“请问医生,我是怎么进得医院?还有,谁帮我付的医药费?”虽然在内心疯狂吐槽,但是和医生讲话还是要客客气气的。

“哦,没什么,你只不过是低血糖,昏了过去。你是被一个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人背过来的,医药费也是他帮你付的。”

医生在确定病人没什么问题后,就离开了单人病房。病房里林阎还处在一脸懵的状态,他明明记得自己是被什么重物砸昏的,怎么就成了低血糖了?还是说那是我昏过去以后做的梦,可梦有那么真实的吗?那种被砸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只猪飞扑到自己身上一样。

林阎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疑惑:“额…好像不疼。”头部完好无缺,既没有起包也没裂开,“难道自己真的只是在做梦?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那么真实的梦,那迎面而来的冲击力,那被砸一瞬间的疼痛感,啧,太真实了!”

毕竟医生都说自己是低血糖才昏倒的,善良的医生又怎么可能有坏心思。对,一定是在做梦。

“话说我为什么非要纠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呀?”

林阎输完葡萄糖以后便离开了医院,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林阎觉得需要回家睡一觉,毕竟睡觉是人生大事,头等的那种,没有什么是睡觉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别醒了。

第二天,林阎起得很早,或许是因为昨天昏迷的缘故,林阎觉得头有点晕,昨天一回到家就睡着了,一觉下来可以说是相当满足,不亚于吃一顿大餐。

“也不知道这种日子以后还会不会有,”林阎不禁提前怀念这种一觉自然醒的感觉,“不过新学校好像没有晚自习。”

不用晚上十点才回家的日子真爽。

不过林阎最担心的并非是没法再睡到自然醒,毕竟少睡一会儿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能让林阎担心的,也只有那么几件事。在学校能待多久,这是林阎最关心的事之一。他现在还不知道新学校里有没有知道他或是听闻过的,要是有的话,那人会不会把自己的事传出去,而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在听到那些话后,会不会把自己当做是“危险人物”,毕竟自己以往的退学理由都是打架斗殴,这是姨妈安排的,而打架斗殴则是胡乱编的。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前几次转学都遇到了有人信以为真的情况。

林阎的耳边又响起了说话声,自己第一次被开除后,耳边就时不时地响起一些声音,那些声音就像是自己曾经接触过的人对他的指责与谩骂。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声音的出现频率变低,而现在这些声音又出现了。林阎曾找过医生,但医生都说这没有办法用药物治疗,准确地来说应该是他们没有那种药物,即使是用镇定剂那种东西也无济于事,反而会更加严重。林阎为此也用过很多方法,最后发现只有睡觉时那些声音才会消失。

林阎倚着凳子,手捂着脸,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呵,真是的,每次都在想这些干什么。”林阎自嘲着,每次到新学校之前,林阎都要想这些,而每次都不免一番自嘲,早就已经习惯了……

不在意?怎么可能会不在意,那种看待怪物一样的眼神,那些窃窃私语,那些恐惧又带着厌恶的脸……可自己根本没法怪罪他们,那只不过是作为生物面对未知黑暗的本能反应。

那些人知道了真相的一半,所以他们会恐惧,因为他们所知道的那一半真相本身就是一个让人恐惧的现实。可他们又因为恐惧,而看不见另一半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