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热点 正文
唐言 陈玉峰小说《我在星联镇压恐怖》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13 12:03:04作者:小白

小说:我在星联镇压恐怖

小说:都市

作者:千里孤魂

角色:唐言 陈玉峰

简介:如果有人告诉你,将自己的脑域开发后,会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你会怎么选择?当星联时代来临,一桩桩诡异怪事不断感染人族,繁华都市里的我们,又该何去何从?在史书中不曾记载的30年,它到底发生了什么?未来不一定是星空美好,也可能是恐怖丛生!

《我在星联镇压恐怖》免费阅读

有人说,越是偏僻的地方,越会有一些诡异的事情。

但有人持反对意见。

说现代都市里,也存在很多不为人知的怪事。

锦城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

高耸入云的大厦参差坐落,如同一片钢铁森林,那怕是一些居民楼宅,楼层数也不低,进一步压缩着城市空间。

可奇怪的是。

在这遍地是高楼大厦的锦城市中心区域,却有一片低矮的建筑。

其中,有一栋占地不小的老楼,只有区区三层。

斑驳的墙体,雨水冲刷的苍白的色调,还有楼体外层的墙皮甚至有些脱落。

对比远处的满是全息霓虹的摩天大厦,更是显得十分突兀。

此刻。

在这栋老楼的二层最西边的偏厅内,拥挤的坐着几十名年轻人,看样子也就二十来岁。

他们有的人面容严肃,有的满脸紧张,还有的神色怪异。

几十人也不做任何交谈,本来就偏的厅房内,越发的安静。

这种别样的寂静,伴随着时间推移,甚至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嘎吱……”

刺耳的开门声,突然响起,

在寂静的环境中,声音被无形中放大。

整个偏厅内的年轻人一个个抬起头,目光注视着门口。

可古怪的是!

偏厅门被打开了好几分钟后,却没有任何人进来。

联想到最近网上被疯传,随后又被大量删帖的‘那件事’,偏厅内所有人心中都是一紧。

唐言快速的扫视在场所有人,同时撇了一眼手机时间。

59人!

全员在场。

离规定的时间节点也还足有半小时。

这个时间,怎么会有人过来?

门外的人到底是谁?

“谁啊?”

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年轻男人身体轻微颤抖,开口问道。

门外,没有任何人应答。

又过几分钟。

门外依旧没有任何动静,门口附近一个胆大的青年慢慢走过去,他没有朝门外看,只是赶紧将门关上。

“瞧你们怕的,也许是过道风太大吹开门了。”

门被关上后,一个刘海青年不屑道。

“最近关于‘那件事’网上传的太诡异了,谁不怕啊?”

“我是不信的,现实里怎么会有那么诡异的事。”有人摇头道。

“你装啥大尾巴狼?不怕你还来考文物司?不就是为了这张一区通行证吗?”

“这话说的对,‘那件事’传闻在其他行政区,都发生过不少,唯独一区几乎从没有,现在一区通行证都成香饽饽了,谁不知道啊。”

“你们说的‘那件事’,难道是那个……”

边上一个年轻人表情略显惊慌,有些不确定的小声问道。

“停停停,别说这些了,万一惹祸上身,到时候没地哭去。”

旁边一个短发青年赶紧拉了他一下。

周围年轻人也都心有余悸的停下交谈声,偏厅内很快有寂静下来。

唐言眼神中闪过一丝好奇,不过最终还是欲言又止。

来到这个世界两个月,穿越到这个同样叫唐言的身上。

他总感觉这个世界有些奇怪!

也许大多人都不信,但唐言却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古怪!

因为他自己身上就有怪事发生。

当穿越过来后,唐言偶然间发现自己脑海里凭多出一张纯金色,外形像银行卡一样的无字卡片。

只要他意念一动,这张无字金卡就会浮现在他的面前,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

最奇怪的是,他发现这张卡别人是看不到的,只有自己能看到!

当你的面前浮现出一张只有自己能看到的虚幻卡片,你会怎么样?

告诉别人?

唐言的选择是谁也不说,当做秘密,自己偷偷尝试各种办法来破解!

但不管他用什么办法,一直都是取不出,也除不掉,并且卡上也没有任何字迹或者符号提示。

最奇怪的是!

不管是原主的记忆,还是他自己本身前世记忆里,都没有这张无字卡片。

好像这样无字卡片就是突然出现一般,没有任何记忆!

遇上这些无法解释的怪事,唐言出于谨慎,一直在努力收集着一切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他前世就是文科历史系高材生,对历史本就很感兴趣。

在收集信息过程中,唐言惊奇的发现,自己可能是穿越到了未来世界,大概是一百多年后的地球!

一开始,唐言得到这个结论,内心一下就兴奋了,这是不是代表着有机会体验到传闻中的尖端科技了?

可是很快,尖端科技还没体验到,他就发现了很多奇怪的地方!

首先,地形有很大变化,最明显的是地球的七洲四洋,在这里只变成五洲二洋。

大陆分布地形也和自己印象中的完全不同。

再有就连国家也没有了,目前是由叫星球联合议会的机构在统治全球。

这个‘星联’是怎么做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切?激发了唐言莫大的好奇心。

可是网上资料包括史书上,都没有记录。

只知道2036年的一天,国家纪元突然结束。

随后星联就出现了,直到目前的星联历87年。

星联是怎么做到的,以往的数百个国家又去了哪里,统统没有任何记录。

唐言不甘心,又上网翻遍野史杂闻,结果还是没有。

不过他还是发现了一些细节!

国家时代的消失和星联的出现,这中间有一个三十年的空白期。

也不知道这三十年发生了什么?

竟然让未来一百多年后的蓝星,陆地海洋和政治格局,都变得天翻地覆!

核战爆发?

应该不是,核战爆炸威力是强,但也做不到改变地表大陆架吧?

疫病肆虐?

这好像更不合理,病毒肆虐感染杀人是强,但同样不可能改变地表大陆结构,这完全无法解释。

我们的地球到底怎么了?

绕是唐言费尽心思,也没找到有用的答案。

这越发激起他的熊熊好奇之心。

可还没等他熊心彻底燃起,就凉了半截。

问题还是出在原主身上。

原主最早之前过的还算不错,可就在高二那年,父母离奇失踪,从此跌入低谷。

好多时候,连饭都吃不饱,靠一些邻居接济,才勉强活下来。

为了改变贫穷,原主拼命读书,依靠助学贷款上了大学。

可没想到,几个月前,大学毕业,现实给了他狠狠的一击,找工作不顺利,贷款压力过大,精神恍惚之间头磕到楼梯上,这才导致了唐言穿越而来。

他是轻松了,可把这烂摊子都丢给了唐言。

面对这样的烂摊子,唐言暂时停了探秘消失的三十年的心思,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眼前生活温饱问题。

融合两世记忆,经过一番缜密研究,在结合他前世历史优势。

唐言决定考文物司的公职。

他之所以选文物司,第一是因为文物司在星联时代待遇出奇的好,实权很重!远非国家时代的文物单位可比。一旦考上后,生活和贷款完全不是问题。

第二,就是他想找出消失三十年的秘密,直觉告诉他,这里面很不简单,也许隐藏着秘闻。

而文物司是能接触也是有权限接触许多隐秘史实的地方。

经过两个月的备战,在加上两世记忆优势,他果然不负自己的期望,在文物司本年度的公考里,笔试第一!

今天就是面试的日子,经过上午的忙碌,笔试通过,进入面试的59人,都已经面试完毕,在等候结果。

要说这星联制度是真可以,他记忆中的公考,就是面试完,也要等好久才能有录取结果。

可在星联时代,面试完毕后,统一等待两小时,就可以等到最终结果。

对于面试结果,唐言丝毫不担心,他毕竟是笔试第一,上午面试发挥也很不错,那怕是招聘名额不多,肯定也有他一席之地。

很快,半小时过去。

偏厅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

“今年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录取名额减至5人,下面我念一下名单,念到名字的人留下,其他人可以直接回去了。”

中年男人正色道:“陈玉峰,夏青,邓禾,李仲景,李宸洋。”

嗡!

唐言只感觉脑子嗡的一下,名单里竟然没有自己,这怎么可能。

努力了两个月,原以为十拿九稳,可现在……

唐言想不明白,明明笔试第一,面试发挥也很好,为什么还是落选了?

之前他冷眼旁观那些发挥不好,很不甘心的考生。

现在,他成了那个不甘心的人。

几分钟前还在他身边羡慕的人,一个个变成了冷漠脸。

“这下完了,贷款咋办?那可是足足十万星元!”

唐言慌了,下个月就得开始还贷款,可现在十拿九稳的工作没了。

星元是星联时代统一货币,按照唐言的对比,大概相当于前世华夏币的8倍,价值特别坚挺!

十万星元别说对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就是对在星联时代下努力工作了好些年的人,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这真是想躺平摸鱼都躺不了,背着一身贷款,怎么躺?

至于不还,那更不行!

原主贷的都是正规的助学贷款,星联刑法和前世法律有些不一样,凡是正规贷款,恶意不还,都要判刑坐牢改造。

想到牢狱之灾,唐言面色越发苍白。

情绪低落狼狈的出了锦城市一区,考试办的临时通行证也过期了。

转乘几路地铁,才回到位于锦城第七区的家,玉鑫公寓。

走到三号楼楼下,却发现家门口竟然坐着一个微胖年轻人。

他像丢了魂一样坐在门口地上,直到唐言走到跟前竟然都没有任何反应。

唐言有些惊讶,自己落选情绪就够低落了,这人比他还过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杜江你这是咋了,失恋了?”

唐言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忍不住问了一句。

记忆里,微胖年轻人是原主的大学同学杜江,杜江家庭条件一直很富裕,是开朗的乐天派,所有人都不明白两个感觉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关系竟然会一直很不错。

“我…我爸…”杜江支支吾吾。

“你爸外面养漂亮女人的事被发现了?”唐言脱口而出。

杜江没好气道:

“你就能盼我和我爸点好啊?哎!是我爸前段时间得罪人了,对方姐夫是税务司的实权领导,后来被下套了,现在家里生意被架上了,如果资金链断了,就要欠下三百多万星元。”

“这…..”

唐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自己考公职落选后阴郁的心情,似乎稍微好了一点点。

“哎!这下咱们真成难兄难弟了。”杜江唉声叹气道。

唐言看了他一眼:“我可能比你好点,还能还清。”

杜江:“???”

求求你做个人吧!这说的这叫人话么?

“阿言,你有没有短时间内赚几百万的办法。”杜江突然问道。

“你在想屁吃吗?我要是有那办法,还去费尽心思考文物司,担心我欠的10万巨款还不了?”

唐言露出一副关爱智障的表情。

“我有…”杜江压低声音道。

“???”

这次轮到唐言愣住了,要不是俩人一直关系特别好,他都怀疑杜江想诈骗他。

杜江底气不是特别足,犹豫道:“参..参加…恐魔事件!”

“你说什么?”

唐言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心跳加速,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