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热点 正文
唐少枫 王桂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至尊神龙》最新章节

时间:2022-03-31 06:04:21作者:小张

小说:都市至尊神龙

小说:都市

作者:徐奇峰

角色:唐少枫 王桂英

简介:唐少枫在坐牢期间,机缘巧合获得地涌属性的超凡实力。出狱那天,他已然是至尊级高手,精通道术、相术、医术……漫游花都,展现超凡实力。对不起他的人,必然付出惨重的代价;藐视他的人,必然遭受沉重的打击。惩恶扬善,积蓄财富,漫游花丛,仿佛神龙在都市,无限逍遥,天下谁人不识君。

《都市至尊神龙》免费阅读

“江北比五年前更繁华了,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现在居然有种陌生感。”

宝来车里,坐在副驾驶席上的男子名字叫唐少枫,他才26岁,可他的脸上却隐约有了岁月的沧桑。

五年前,21岁刚上大三,他的女朋友刘丽娜和阔少梁志远偷情,后来事情败漏发生了冲突。

唐少枫失手将梁志远打成重伤,被判刑五年。

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

父亲生病,母亲在家照顾父亲。

去监狱接他的人,是邻居姐姐张小薇。

“少枫,你好不容易出来了,可不能再冲动了。如果以前那些人又找你麻烦,你就报警。”

“坐牢五年,我的学业毁了,也伤透了父母的心,我爸身体本来就不好……”

唐少枫竭力克制着情绪,他知道父亲病得很重,“如果梁志远又找我麻烦,我就送他上西天!”

张小薇吓了一跳,缓缓将车停在了路边。

“少枫,五年的牢狱之灾还不够可怕吗?如果你刚出来又犯事,弄死了梁志远,你恐怕就连死缓的机会都没有。”

唐少枫笑脸有点冷。

监狱里的奇遇让他有了一身超凡的本领。

今天的他,不知道比五年前强大了多少倍……

“我说着玩的,开车吧。”

宝来车重新上路,去往朝阳区向阳小区。

唐少枫看着外面的风景,脑海闪现的是他在监狱里的奇遇。

刚入狱,他就开始做稀奇古怪的梦,总会梦到自己拥有了酷似修真的道行。

入狱一年后,他生了一场病,夜里高烧时,身穿道袍的白发老者再次在他的梦里出现,传授了他地涌属性的道行。

其中包括足以惊艳世界的道术、相术以及医术……

之后四年里,他在监狱里的生活与修真密不可分,每分每秒,他的身体都能吸收自然中的灵气。

地涌道行稳步提升,目前,他已经是极少有的全能高手。

日后,他的生活依然与修真密不可分,每分每秒,他的身体都能吸收自然中的灵气,地涌道行会越发强大。

可一直到今天,他还没有展现过自己的本领。

“琢磨什么呢?过去的事就算过去了,不要想着去报复谁,走好自己的路。”

“一个人在劝别人时都是一套一套的,可如果事情落到了自己头上,就不会这么想了。”

唐少枫一声轻叹,“小薇姐,你离婚也有四年了,没打算再找一个?”

“怕了,我这辈子不打算再结婚了,一个人过就挺好的。”

张小薇果然还是伤感了。

她的前任几乎就五毒俱全,习惯酗酒家暴,一次醉酒后打得她流产。

肚子里怀了五个月的双胞胎就那么没了,她也差点没命,她终于决定离婚。

宝来车开进了向阳小区大门,停在了车位上。

下了车,唐少枫提着简单的行李,匆忙走进了单元楼门。

有些热心的邻居,想去唐少枫家里坐一坐,张小薇提醒大家,先不要去。

三楼。

唐少枫刚要敲门,门就开了。

出现在眼前的是母亲王桂英,她才五十岁出头,可已然是头发花白,满脸的皱纹。

老公常年有病,家里负债累累,儿子在牢里,生活压力巨大。

“妈……”看到母亲苍老的容颜,唐少枫流泪了。

“我儿回来就好,我儿回来比什么都好。”

走进房门,王桂英泪眼朦胧端详自己的宝贝儿子,颤抖着双手抚摸儿子的脸。

儿子几岁大时可爱的样子,儿子被捕时的样子,交替在她的脑海闪现。

“我家少枫受苦了,我家少枫终于回家来了……”

王桂英抱着儿子,失声痛哭。

“妈,我回来了,家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儿少枫回来了,快点过来,让爸看看你……”

陈旧的两居室,主卧里传来微弱的声音,刚才还是半昏迷状态的唐德凯听到了动静。

走进房间。

看到父亲已经被病痛折磨得没了人样子,身高超过了180的父亲,体重恐怕就剩几十斤了。

消瘦而昏暗的脸,突兀的筋脉,空洞的眼神,几乎是油尽灯枯。

“爸,我回来了……”

唐少枫蹲身,轻轻拥抱自己的父亲,哽咽道,“没钱治病没关系,我会让你好起来的!”

唐德凯可能都没听清儿子说了什么,再次陷入了昏迷。

一旁的王桂英苍白的言语:“昏迷了好啊,昏迷了就不疼了。这肝癌晚期,就连杜冷丁都不灵了,一天一天的要把人给疼死了。”

一起走过这么多年,她很爱这个男人,她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在滴血。

唐少枫却是热血沸腾。

他立刻就想展现地涌道行,可他必须稍微等等。

从卧室走出来,坐到了客厅沙发上,唐少枫点燃了一根烟,这才意识到,一旁的张小薇正用清冷的目光看着他。

“少枫,你的狱友里,是不是有人很喜欢吹牛?”

“我的狱友来自天南海北,说话好听,个个都是人才。”

胳膊被张小薇捶了一拳,唐少枫只能苦涩的讪笑。

“你可不能把里面的不良习气带到社会上来,今后做人要脚踏实地。你的父亲,我的唐叔,他的病没救了,就等那么一天了。”

张小薇强忍着泪水,“我几岁大时,我妈就走了,我刚二十岁那年,我爸也走了,这么多年,唐叔和王姨待我像亲人。可这是肝癌晚期啊,江北最好的医院都说没救了,谁又能有办法?”

厨房里做菜的王桂英走了出来,满脸惘然说道:“少枫,你爸好不了了,临走之前能见到自己的儿子,这也算他的福分。寿衣和遗像我都给他准备好了,你就不要异想天开了。”

王桂英故作坚强时,已然泪流满面。

唐少枫内心阵阵刺痛。

某些话如果现在说出来,容易挨骂,唐少枫轻声道:“妈,我饿了。”

“去给我家儿子做饭,弄几个好菜。”

王桂英跑进了厨房,张小薇也去了厨房。

开饭了。

一桌子好菜,比过年都丰盛。

酒是郎酒,因为唐家的好儿郎出狱了,回家来了。

举起酒杯,王桂英说了祝福的言语。

碰了杯,唐少枫一饮而尽:“我爸喜欢喝酒,等我爸好起来了,我天天陪着他喝酒。”

王桂英和张小薇都愣住了,都是很无奈的看着他。

“我儿这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

王桂英伸手摸了唐少枫的额头,叹息道,“你妈我比你更希望他好起来,我跟他过了一辈子了,不舍得他走。”

王桂英泪如泉涌,唐少枫伸手帮她擦了眼泪,低沉说道:“在监狱里,我遇到了一个奇人,传授了我地涌属性的本领,其中就有医术……”

唐少枫的说法天花乱坠,但是很符合逻辑,“那个人甚至说,这个世上也只有我一个人能领悟地涌的秘诀……,目前我的实力,不知道比他强了多少倍。”

他暂且没提到修炼的字眼,就是担心身边的人以为他魔怔了。

王桂英和张小薇面面相觑。

“你简直是胡说八道!”

张小薇骂人时,也忘不了给唐少枫夹菜,“吃饱喝足了,先去睡一觉。”

“少枫不像是在撒谎,仔细想起来,老唐家也算是中医世家,可这和什么地涌道行不是一回事啊。”

王桂英很是迟疑,“老唐懂医术,早些年在江北中医院上过班,后来下海经商,有赚有赔,算打了个平手,再后来就开起了文玩店。这么多年够忙的,可到头来一事无成,唯一的好处就是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如果少枫在牢里真有这种奇遇,也算是老唐家祖上积德……”

王桂英想通了,打算让儿子试试所谓的地涌医术。

老公躺那里也没有任何希望,如果死马当活马医兴许能有一丁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