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热点 正文
魏明泽 余璃小说《毕业后,我竟成了屠神专家》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30 15:05:21作者:小张

小说:毕业后,我竟成了屠神专家

小说:都市

作者:我怕冷啊

角色:魏明泽 余璃

简介:魏明泽只是一个普通的怂货高中生,神秘的父亲改变了他平淡的人生。当“天才”跌落谷底,黑色的直升机划过天际,突然降临的巴德尔将魏明泽引领上了不平凡的未知之路。而遥远的奥斯陆大学却处处透着魔幻--奇怪的课程、搞笑的学长、疯狂的教师、骄傲的同学……魏明泽还未进入学院就遭遇了无数的怪事。但是,随之而来的挑战也开始了,仓促的首次任务、吓人的评级测试、古怪的青铜秘境、迷幻的厌火神国、致命的喜马拉雅之巅。真实的世界也终于揭开了深藏于水下的神秘面纱,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北欧诸神吗?诸神的世界又有哪些未解之谜?魏明泽最后的结局又将是如何?

《毕业后,我竟成了屠神专家》免费阅读

“怪胎!”

“你就是个怪胎!”

“我们才不要和怪胎一起玩儿!”

“略略略”

几个六七岁的小孩挤在一起摇头晃脑地做着鬼脸。

“我们走,别和这个怪胎一起玩儿。”一个看起来稍大一些的小孩转过身夸张的扭着屁股,对另外几个小孩说道。

“对,我们走,不和怪胎玩儿。”小孩们附和着跑开了。

一个手中拿着辣条的小男孩默默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跑开的背影。

今天妈妈好不容易奖励了自己一块钱,小男孩买了一包辣条,本来是想要和他们一起分享的。

小男孩委屈的嘟起了嘴,抬起右手抹了一把呼之欲出的眼泪。

如果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小男孩的右眼呈鎏金之色,而左眼却又是和常人无异的乌黑之色。

小男孩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轻轻地抽泣着,一边吃着手上的辣条。辣条中的油沾满了他的嘴和手。

“叮铃铃”清脆的闹钟声响起,将魏明泽惊醒,他转过身关上了闹钟。

感觉到脸上有点痒痒,魏明泽右手碰了碰脸颊,一点细微的冰凉从指尖传来。

魏明泽抽起一张纸擦了擦脸,徐徐吐出一口气。

在“哗哗”的水流声下,魏明泽洗完脸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那只呈现鎏金之色的右眼。

擦干脸和头发后,魏明泽打开一旁的一个小盒子,夹起一枚美瞳装在了右眼上。

虽然和左眼相比还是有些许突兀,但至少像个正常人了。

关于魏明泽右眼异常的事情,他的父母早就带他去医院检查过了,但医院也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

普通的变异罢了,不用担心,看起来还挺漂亮的。这是医生的原话。

但一知半解的大人却不这么觉得。

“这娃儿指不得有什么病,少跟他接触,免得传染了。”大人们都这样跟自家孩子说。

为了正常生活,魏明泽不得不戴上了美瞳,从初中开始。

魏明泽就读于阳州中学的高三,简安市仅次于简安中学的顶级高中。

“真厉害,魏明泽在高考前夕又是全校第一。”

“是啊,清华北大那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吗?”

“要是我也能像他那样聪明就好了,上课睡觉都能考这么好。”

其实魏明泽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对于学习这件事来说,他确实没啥天赋,但每次做题的时候他就像是知道答案一样,总能做对。

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天才吗?

不管怎样,魏明泽心中都有点小小的窃喜。

不过,这份小窃喜他只能分享给自己。

从小到大,魏明泽都是自己一个人缩在家里看电视长大的,也没有交到什么朋友。

唯一的一个谈得来的朋友还是网上认识的,ID是几个日语。

上高中之后,除了这名网友外,还多了一个女孩。

“这次模拟考试你又是全校第一啊,真羡慕。”魏明泽洗完澡拿起手机,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魏明泽嘴角情不自禁地翘了起来,点开备注为“余璃”的消息栏,手指快速敲击着屏幕:哈哈,运气好。

余璃是文科班的,而他是理科班的,因为高一时同一堂体育课之上的惊鸿一瞥,魏明泽展开了长达两年半的追求,从高一到如今。

至于余璃的联系方式,是他的女同桌给他的。

这个女同桌为人也还是相当热情的。

女同桌叫刘姝,在和魏明泽长年同桌的关系下,两人的关系还算相处的不错。

她知道魏明泽不善交流,于是每天逮着机会就跟魏明泽聊半天,最后看到他因紧张而憋的满脸涨红时哈哈大笑。

但,魏明泽觉得她还是挺靠谱的一个人。

而且,魏明泽听到刘姝说她和余璃的关系还特别熟时,心中一阵乱跳。

真的有这么巧吗?难道冥冥之中早就安排好了?魏明泽当时的心里一阵悸动。

虽然平时见面的机会少的可怜,只能通过QQ联系,但在他心里,这个女孩无形之中还是占据了相当一部分的位置。

这就像是快要溺死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竹竿,他疯狂地拉拽着竹竿,唯恐竹竿消失。

为了防止竹竿折断,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向上爬。

所以,不管拿到什么样的好成绩,我都要填报余璃选择的那所学校。魏明泽暗暗对自己说。

魏明泽拿着手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小的时候因为基本没怎么和其他人交流过,所以他现在和人聊天的时候总是会紧张,全身就像是被针扎一样,有时就会变得语无伦次。

只有在网上他才能和正常人一样交流。

现实中唯唯诺诺,网络上重拳出击说的差不多就是他这种人。

但魏明泽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余璃回消息的频率变低了,还在不停地叭叭着。

“我要睡觉了,明天再聊吧。”余璃接着又发了一张“困了”的表情包。

魏明泽此时反应了过来,连忙回了一句晚安,看到余璃发来的晚安后才悻悻地放下了手机。

一阵窸窣的开门声传来,魏明泽听到后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

一个面容刚毅,棱角分明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门口,左手提着一袋食材。

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个中年男人右臂处空空如也,外套的右臂袖无力地耷拉着。

魏明泽从他手中接过那一袋食材放进了厨房。

这个中年男人是魏明泽的爸爸魏不疑。

“阿泽,给我拿酒来,那边柜子上的。”魏不疑指了指桌子旁的立柜,那儿摆放着一瓶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的酒瓶。

“爸,这酒不养了?”魏明泽走出厨房,讶异地看着魏不疑。

“不养了,拿来喝吧。”魏不疑摆了摆手。

这个立柜有两米多高,而魏明泽长得也不算特别高。

一米七一的身高需要搭着凳子,微踮起脚才能把酒拿下来。

酒瓶上已经积满了灰尘,魏明泽轻轻擦拭了一下瓶身。

磨砂白的瓶身上有一个小小的独角兽图案几行英文字母排列在下面,看起来相当名贵。

魏明泽小心翼翼地将酒放到了桌子上,不禁有些好奇:“爸,这是什么酒啊,看起来相当的高级啊。”

魏不疑去厨房里拿了两个高脚杯出来,顺手递给魏明泽一个开瓶器:“会开吧?”

魏明泽看着魏不疑手上的两个高脚杯迟疑了一下:“我还不能喝酒吧。”

魏不疑瞥了他一眼:“赶紧开,费什么话。”

魏明泽只得开酒,随着“啵”的一声,浓郁的酒香味混杂着阵阵椰香充斥着这间仅几十平的小房子。

魏不疑将酒倒进了高脚杯里,晃了晃后一饮而尽,魏明泽学着魏不疑的样子也将酒一饮而尽。

魏明泽被呛到了,剧烈地咳嗽起来。

魏不疑长舒了一口热气,刚毅的脸上满是一种复杂的神色,似怀念、似享受、似难过:“这是美迪斯椰子白兰地,首款百分百由椰子制成的白兰地,每一瓶都有美迪斯创始人WMMendis的亲笔签名。”

一股温暖发热感从魏明泽的肚子里升腾而起,他那张清秀的脸也很快变得通红。

“那,那这酒应该不便宜吧。”魏明泽结巴地说着。

“一百万美元,折合一下差不多就是七百多万的样子吧。”魏不疑翻着眼睛想了想。

“这酒这么贵?”魏明泽下意识放大了声音,心中愕然,他们这家庭情况竟然喝的起这么贵的酒。

“朋友送的。”似是看出了魏明泽心头的震惊,魏不疑解释道。

说到这儿,魏不疑只是发着神盯着酒瓶,眼中点点光芒闪烁,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魏明泽见状,也只是拍了拍有些昏胀的头,起身说:“爸,我先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

魏不疑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看着魏明泽:“阿泽,不急。”

魏明泽转过头疑惑地迎着魏不疑的目光。

“阿泽,我给你申请了奥斯陆大学。”魏不疑紧紧地盯着魏明泽那双奇异的眼睛。

魏明泽恍惚间仿佛从魏不疑的眼中看到了微不可察的精光,他的心头微微一颤。

“奥斯陆大学?”魏明泽问道。

“对,位于挪威首都奥斯陆的世界级顶尖学府,”魏不疑面色平静,“诺贝尔奖的颁发地点之一。”

“你去那里开始崭新的生活,没有人会在乎你的过去。”魏不疑接着说。

魏明泽心头一动,但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了余璃的模样,他支支吾吾道:“我,这个,还是不去了吧。”

魏不疑意外地“哦?”了一声。魏明泽微低着头,不知所措地抓着后脑勺的头发。

魏不疑从魏明泽的眼中一瞬间读到了什么,看着魏明泽神色复杂:“好吧,等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随时和我说。”

魏明泽像小鸡啄米似的连忙点头:“那,我先回去睡了。”

听到轻巧的关门声响起,魏不疑拿起酒瓶对嘴吹了起来,一阵咽酒声后,他“啪”的一声将酒瓶重重地放在了桌上。

魏不疑涨红着脸,热酒雾气从鼻尖喷出,他盯着那截空荡荡耷拉着的臂袖,眼睛很是发涩,惆怅如丝绸般萦绕在心间。

“所有的火车都已开走,所有的钟都已停止,在我们身体的某个地方,我们永远是此时此地。”魏不疑小声呢喃着蕴含于脑海深处的诗句,发涩的眼睛微润。

对于“爱”这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而言,我们每个人都是微不足道的蛾子。

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更是如此。

即使灰飞烟灭,也会趋之若鹜地纵身扑去。

阿泽也不例外。